转载:韩国telegram N号房的26万共犯,请收起无辜的嘴脸吧

  01.

  近期最持久的热点,应该是韩国n号房”事件。
我上周末就看到新闻,生气、震惊、生理不适,但一直没有动笔。原因很简单,更多事实有待披露,不想单纯宣泄情绪。
可是,这起事件在韩国引发的后续反应,真的让人出离愤怒。
所谓“N号房”事件,是指从去年开始在telegram上发生的性剥削事件。在隐蔽的聊天室里,满是非法拍摄的色情视频,其中更有大量变态性虐以及强暴的直播。
视频里的女性,都是被迫拍摄的,完成的视频会出售给“n号房”内的收费会员。
据韩媒报道,“N号房”事件受害者已经达到74人,其中未成年女性16人,最小的仅11岁。这还只是阶段性的数据。
我没有看过视频,但调查者的文字描述依然让人毛骨悚然。拍摄者用各种称谓和手段凌辱女性,把她们称作奴隶、“来月经的东西”,用内裤蒙住她们的脸,在她们身上放幼虫,在她们身上刻字。他们还威胁说,如果胆敢报警,就把视频和照片公之于众。
还能说什么呢,魔鬼在人间。
02.
截至目前,“N号房”的三位核心运营者中,watchman和自称博士的赵周斌(音)已被逮捕,并移交检方起诉。
在26日接受检方调查时,赵周斌只身一人。因为律师在了解案情后,已拒绝为其辩护。

如果事情止步于此,那还算是我们会在《犯罪心理》这样的剧集里看到的情形,虽然极恶,但属特例。

可是,这件事情更恐怖的地方是,“N号房”的付费用户,有26万。
“N号房”不是在网上无意间遇到的弹窗或页面,它需要用户主动进入,付费观看。换言之,这26万人,都是有意为之。


网上有韩国2019年的人口统计数据。在5200万的总人口中,男性人口大约占一半。撇开一人多个账号的情况,每一百个韩国男性中,可能就有一个在“N号房”付费看过这些视频。
再强调一遍,这不是普通的商业色情片,这是真实发生的犯罪视频。如果你是女性,想到身边经过的陌生人,可能就是这样的人,你会不会害怕?
在这个意义上,说这26万人是“N号房”的同谋,应该不算过分。
可是你知道吗,这些共犯还特别委屈。
韩国媒体披露,根据虚拟货币交易时留下的个人信息,“N号房”的收费会员中不乏教授、体育明星、人气艺人、创业公司CEO等。
当这些拥有知识、财富和社会地位的人,在网上付费观看受害女性被强迫、被凌辱、被虐待,只是为了一己的感官刺激,他们竟然觉得,这不是犯罪,而是花了钱应当获得的回报。
目前很多韩国民众请愿,要求执法部门公开这26万会员的身份信息,他们的反应竟然是无辜,认为公开身份将毁掉他们的一生。

我很努力才成为小学教师呢。

我不知情误点了呢。

可是说这话的人,打的tag却是#女权主义去死#。
主犯强暴、威胁,帮凶窥视、传播,到头来,愤怒和委屈的竟然是他们。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?这是什么世界?
03.
我们说了无数次,正常的女权要求的从来都是平权。没有人要求女性所获得的的一切都要优于男性,但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,太多结构性的失衡需要调整,太多观念上的枷锁需要打破。这是一个漫长且远未实现的目标。
更何况,“N号房”事件的核心,根本不是男性和女性的对立,而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。也许这些围观的共犯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,但要是连道德和舆论的压力都不用经受,实在是太轻纵了。
当他们付费,当他们观看,他们已经失去了为自己叫屈的资格。
没有一个罪人是天生的。如果人能够躲在一张暗网之中,不需要面对任何风险,观看可能只是作恶的起点。
25岁的“N号房”嫌犯赵周斌,在校时也是个学霸,校外也多次参加志愿活动。


“N号房”有一个接班人,是“博士”房收费会员出身。这个叫“太平洋”的A某自行发展了一个拥有8千到2万人的群聊,散布儿童性剥削视频。
被逮捕的时候,人们才知道,这个嫌犯16岁。

人性复杂,人心未知,对恶的姑息,就是对善的挤压。
尤其在保守的东亚社会,对女性的打击和偏见随处可见,如果连卷入“N号房”这样的事件都可以原谅甚至漠视,没有人知道,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。
虽然未必是法理意义的,但请明确:“N号房”事件是一次26万人的集体犯罪。
请公开他们的身份,他们没有叫屈的资格。

群组/频道内容并非本站观点:Telegram群组资源大全 » 转载:韩国telegram N号房的26万共犯,请收起无辜的嘴脸吧

赞 (7) 打赏

说两句吧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有点意思就请组长喝杯咖啡吧~

btc收款二维码

eth收款二维码